久久綜合狠狠綜合久久,久熱久熱精品在線觀看,狠狠色丁香婷婷綜合久久


神鷹帝國第5卷101-145章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sxx02.com

作者:九重天 字數:205022 上章鏈接: 38.103.161.187/forum/thread-4938238-1-1.
第101章敗類
王毅快步出去,陸重定下心神,忽然覺得事情可能還沒那幺壞。他還存有最 后的希望,這個程有成身為帝國的將領,但他總不至于背叛國家、背叛人民吧? 若他為了一己私仇而勾結修羅敵寇長驅直入,那程有成將如何立足于世間?而他 程家一族從此與天朝帝國為敵,將千秋萬代被世人所唾棄,料想程有成應該不至 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吧?
「對!那個俘虜,他說的一定不是真的。若程有成真的圖謀叛變,這定然是 非常機密的事情,怎幺可能給一個修羅族的低級將領知道呢?對,一定不是真的, 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陸重喃喃自語,渾然不覺自己舉動的可笑。
不大一會的工夫,刑部總監司張超走進了帥堂,問道:「副帥,聽說您有事 找下官?」
「張大人,這幺早把您吵醒實在很抱歉。」
整理一下思路,陸重站起來向張超躬身一禮,道:「張大人,您知道塞澄城 的守將程有成嗎?」
張超微微頷首,道:「知道,他原來是北天城的副鎮守,只因與北天城鎮守 大帥武雄風不和,處處受到武雄風的束縛,主動申請調離北天城。武王爺只好將 他和他的兒子程金剛一同調到了塞澄城,副帥這個時候問起他……」
「本帥剛剛得到一些比較緊急的情報!」
陸重皺眉道:「塞澄城的程有成有不穩的消息,據說他與修羅人私下接觸溝 通。你們憲兵部那邊有什幺情報嗎?」
出乎意外的是,張超并不顯得如何驚奇,道:「副帥,駐塞澄城的憲兵局向 下官報告過,新到任的程有成守將和其子程金剛確實有點不妥。他們父子到任以 后,在守備軍中大搞任人唯親,在軍中大批安插親信,很多正直的將官被排擠得 無立足之地,塞澄城的駐軍幾乎變成了他的私人軍。」
「開戰以后,程家父子的一些言論很讓人吃驚,他在塞澄城的備戰會議上說:」 修羅不過萬,過萬則無敵。我們得救的唯一希望是與修羅議和。『』打仗要挨人 修羅人殺,逃跑又得挨軍法處置,我們要為自己找點別的出路。『』我們干嘛要 為天京的貴族大老爺們賣命啊?『「」作為一城軍隊的堂堂將軍,在軍中會議的 正式場合說這種喪失斗志的話,很不合其身份。塞澄城的憲兵部反映,最近常有 一些來歷不明的陌生人出入程有成的府邸,他們父子的行蹤也很詭秘,兩次失蹤, 數天后又出現,憲兵機構無法得知他們的去處。總的來說,如果程家父子私下與 修羅人勾結,我們是不會感到驚奇的。「
陸重很吃驚:「這些情況你都知道嗎?為什幺不跟我說?」
張超苦笑道:「副帥,您忙得天昏地暗,每天休息不到一兩個時辰,下官怎 幺好拿這些無憑無據的東西來煩你啊?像程有成這種級別的將領,您部下管著上 百個,每個都有或多或少的毛病,如果一個個都要報告,那您也不用打仗了。」
陸重嘴里像是含著一塊黃連,又澀又苦。想了一下,他問:「如今我們還沒 抓到他的確切證據。這種情況,憲兵部門認為該如何處置呢?」
張超直言不諱地道:「副帥,最好是把程家父子立即抓起來。像他們這樣的 人,根本就不配當將領!」
陸重仍有顧慮,道:「但是,我們還沒抓到確鑿的證據呢?程有成畢竟是一 城之守將,是朝廷任命的地方大員……」
「副帥,戰爭期間,不能那幺講究證據的。您是一軍之副帥,而我是帝國的 總監司,只要我們兩人都同意抓,在程序上就完全合法。」
「如果抓錯了呢?」
「抓錯了就放吧!」
張超滿不在乎地道:「如果他們父子真是清白的,下官會上門給他們賠禮道 歉!」
陸重不出聲,算是默許了,又問:「塞澄城當地的憲兵機構能不能完成這個 任務?」
「恐怕很難。憲兵局在塞澄城沒有駐扎強大的憲兵部隊,而該城的守備軍從 上到下都被程家父子控制得死死的。一旦憲兵部隊抓捕程家父子,他們狗急跳墻 反抗的話,事情就棘手了。下官建議采取更穩妥點的方式,比如召集程有成前來 統帥部開會的時候逮捕他?」
「可以考慮這個方法。」
陸重點頭道:「但我沒和程有成打過交道,突然召集會讓他懷疑。調換程有 成的職務,把他調往后方如何?」
張超疑慮地道:「那樣,他會受命調離嗎?依下官的經驗,做賊心虛的人疑 心都是特別大的。」
兩人商討了好一陣,最后決定雙管齊下,一方面由陸重以副帥的身份命令程 有成父子率軍前來綿陽參加會戰。另一面,陸重秘密去信塞澄城的城主宋茗輝, 要他提高警惕提防程有成父子,做好隨時接管軍隊的準備,而張超則授權當地的 憲兵監司,若程有成父子有任何異動,則憲兵局可先發制人,立即將其擊殺。
兩人反覆商議,連一些極細節的問題都考慮到了。
張超以陸重的口吻擬了命令,完全像正常調動的公文:「為消滅修羅敵寇, 茲命令塞澄城守將程有成、程金剛務必于二月五日前率部前往綿陽城集結候令, 不得有誤!」
陸重贊同說:「這樣寫好,顯得很正規,程家父子應該不會懷疑。」
張超領命而去。
衛兵打開了窗,天已經大亮了。
陸重這才發現,不知不覺的,為程有成的事情足足商議了一個時辰。
事情有了安排,他便拋下這件事,恢復正常的軍務工作。但只過了不到一會, 一陣密集的蹄聲由遠而近,打破了晨間的寧靜,衛兵喊:「誰?」「我是總監司 張超,讓路!」
衛兵措手不及,一人一騎猛然沖入了帥府,直至帥堂門口。
剛剛離去的張超從馬上跳下來,大步走向陸重,神情嚴峻:「陸副帥,下官 剛回去就接到了飛鴿傳說,我們遲了一步!塞澄城守將程有成與其子程金剛,于 昨天晚上發動兵變,殺害了城主宋茗輝和駐地的憲兵官員。副帥,程家父子這兩 個敗類確實投靠了修羅人,修羅軍已經出現在塞澄城的街道上了!」
聽聞此消息,帥堂中人人變色。
眾人齊齊望向陸重,這位帝國的年輕副帥沉默著,靜靜地佇立在窗口,初升 的太陽照在他臉上,他臉上露出了深刻的痛心神情,疲倦又憔悴。
好久,他轉過身來,對助手說:「立即向京城報告,前線出現了新動向, 戰局可能不利我方。敵寇有可能繞過我們長驅直入,讓天京做好防御準備。本帥 警惕不高,沒有提防程家父子的陰謀,我要向陛下自請處分,甘愿接受處罰!」
張超急道:「大人,程有成和程金剛并非您任命的守將,您日理萬機,軍 務繁忙,怎幺可能會料到他們會叛變?這件事下官的責任最大,應該受罰的人是 下官。副帥您一身關系全局,不能輕動。」
陸重苦笑道:「張大人,不管是誰的責任,本帥是綿陽地區的總指揮,對戰 區承擔責任的人是本帥。朝廷才不管什幺原因,反正修羅軍從綿陽戰區突破了, 人家肯定要拿我的腦袋是問的。」
眾位將官默默無言,想到陸重日夜操勞,殫精竭慮,最后竟落到了這幺個結 局,大家無不感到心酸和不平。
事情當真發生了,陸重反倒鎮定下來,他平靜地說:「事情確實是不幸, 若沒有程家父子的叛變,局勢絕無可能敗壞到如此地步。但事情既然發生了,我 們追悔也于事無補。當然,戰爭會變得更為艱難,曠日持久,但本帥依舊堅信, 侵略者的失敗是注定的,不會有別的結果!」
一六七七年二月一日,綿陽戰役出現了大轉折。
塞澄城守將程有成兵變投敵,五萬守軍隨即嘩變,牢固的綿陽防線左翼出現 了一個大缺口。
修羅兵從缺口處洶涌而入,出現在神鷹軍包圍部隊的側后。
腹背守敵的中央禁衛軍有近十三萬人馬措手不及之下被擊潰,解圍的第二軍 修羅軍團與被圍困的第七軍夜叉軍團會合,如此一來,修羅軍連成了一氣,反倒 對神鷹中央軍團右翼和中央部份二十多萬人馬形成了戰略合圍,形勢瞬間急轉直 下。
程有成投敵造成的損害還不止如此。由于程有成本身是神鷹帝國的高級軍官, 他熟知神鷹帝國整體戰略部署和兵力布置,有他的指引,神鷹軍的兵力布置就清 清楚楚擺在了修羅人面前,在程有成的指引下,修羅軍隊逐個逐個地鏟除戰線上 的神鷹軍隊。
二月四日,在旁觀望的天眾族軍團也加入了戰團,這可是生力軍,他們從程 有成控制的塞澄城沖過,側后迂回到了綿陽城背后,從后方對綿陽城構成了威脅。 五十多萬神鷹軍被斷絕了后路,面臨被包圍的威脅。
二月七日,眼看無法抵擋修羅軍的進攻,在程家父子的鼓動下,拜龍城守將 李輝投敵。
二月七日,灞洲城守將呂云戰敗投敵,他部下超過三萬的神鷹軍放下武器被 俘虜。
二月八日,增援部隊從修羅帝國源源不斷到達前線。增援部隊多達三個軍團 二十五萬人,他們是號稱猛虎軍團的修羅帝國第三軍,號稱龍神軍團的帝國第四 軍,軍團長龍騰飛。另外還有重裝狼騎軍、空軍角鷹獸騎士團等四萬多人。這時, 在前線與神鷹軍作戰的修羅軍隊總數已達到七個軍七十多萬人,超過修羅帝國舉 國三分之一的兵力。
戰局已有利于修羅帝國一方,但是在陸重帶領下,被包圍的神鷹軍隊仍在做 殊死抵抗,尤其他們占據了堅固的工事,彼此呼應有節,修羅軍前進得十分困難。
這時,程有成向軍團長們獻策:「如今神鷹主力軍都在包圍圈中,敵人后方 防線空虛,只要拿下了天京,神鷹軍隊的士氣和斗志就全面崩潰了,我們不戰自 勝!」
修羅各軍團長們精神一振,自己怎幺沒想到這個好主意呢?但有的軍團長依 舊懷有疑惑,蒙太英問:「萬一攻擊天京時,包圍圈中的神鷹軍沖出來攻擊我們 后方,我軍不就被前后夾擊了嗎?」
程有成笑道:「公爵大人,包圍圈中敵人之所以難以對付,只是他們占據了 工事抵抗。如果離開了陣地打野戰,難道修羅族還會懼怕他們嗎?」
蒙太英摸著胡子點頭:「說得也是。若說野戰能力,我修羅鐵騎天下無敵, 你們鷹人太虛弱了,根本不夠看的。」
軍團長紛紛叫好,都說:「只有鷹人才想得出這幺狡猾的主意啊!」
「對付鷹人,還是得靠鷹人自己才行呢!我們修羅部族打仗可以,但動腦筋 不如他們。」
為獎勵程有成,經得青龍太子和諸位軍團長們同意,投降的神鷹軍被改編成 了修羅帝國第二十軍,順天軍團,意指順變天命之意。程有成擔任順天軍團長, 程金剛擔任副軍團長,負責統率所有鷹人叛軍部隊。為此,程家父子意氣風發。
一六七七年二月十一日,修羅第二軍團、第四軍團、第十二軍團、第十三軍 團等諸路軍團,三十五萬修羅軍浩浩蕩蕩向天京殺去,在他們面前的是天京近畿 的最后一個城市,望龍城。
這是天京最后的門戶了,修羅青龍一個勁地把兵力調過來,企圖依靠兵力的 優勢一口吞掉整個城市。
守衛望龍城的是從京城新調來的禁衛軍,共三萬人,由禁衛軍萬衛楊則成負 責堅守。
楊則成盡管人數不多,但神鷹帝國強悍的以武立國精神在他們身上發揮得淋 漓盡致,對帝國的忠誠,對侵略者的痛恨,軍人們悲壯動人的視死如歸精神,使 得該守軍似乎增添了幾倍的力量。
不必動員了,軍人們都知道這幺一個事實,望龍是通往天京的門戶所在!
「帝國領土遼闊無邊,但我們已無路可退!身后就是天京!」
只要人的精神不萎縮,血肉之軀就能比鋼鐵更為堅強。守城官兵視死如歸, 前赴后繼,寸步不讓。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誰都不會停止廝殺,傷兵在自己身上澆上火油點燃沖入 對方陣中,抱住修羅將官同歸于盡,斷糧的神鷹官兵割修羅兵的肉來吃,面對轟 隆滾滾而來的修羅戰斗機器,望龍城儼然成為了一座巍然屹立、堅如磐石的門檻。
兵團所屬各營在兵力懸殊的情況下浴血奮戰,雖然打得筋疲力盡,但仍舊硬 生生地四次將攻進城中的修羅兵消滅。
如此頑強的抵抗,如此悍不畏死,如此野蠻,如此殘酷,神鷹官兵比修羅人 更像修羅。
這幺殘酷而野蠻的打法,只有在開國之初宇文鷹時代的神鷹軍隊身上見過。
現在,在生死存亡之際,就像野狼被逼入了絕路,神鷹軍再次像野獸一般發 出了怒吼:「來吧,你要我的皮,我要你的肉!看誰吃掉誰!」
戰斗日以繼夜地進行,望龍城被視為鬼門關,戰火紛飛,廝殺不斷,整個空 間充滿了死亡、痛苦、憎恨、絕望和希望。
戰場上尸橫遍野,成千上萬人死去,既有捍衛自己家園的勇士,也有貪婪成 性的外來侵略者。
守軍視死如歸,修羅兵首次被打得失魂落魄。
青龍太子一連斬了三個陣前指揮官都沒能攻下望龍城,最后只得出動了空軍 角鷹獸騎士團,下了決死令:再攻不下,進攻部隊一律處決!
在這樣強勢的壓迫下,憑借空軍的空中優勢,修羅軍終于突入了望龍城內, 逐街逐巷地和守軍巷戰。
守軍拼死抵抗,但戰爭的規律卻是殘酷無情的,力強者勝。在付出了四萬人 傷亡的慘重代價后,修羅軍終于消滅了望龍城內的守軍,楊則成萬衛壯烈戰死。
在尸骸遍地、血流成河、殘墻斷壁的望龍城內,精疲力盡的修羅兵像是在夢 游一般悠悠晃晃。
太多的敵人和同伴在自己面前死去,他們還不敢相信,自己終于在這個廝殺 地獄里活下來了。
過了好久,歡呼才慢慢地響起,有氣無力,夾雜著修羅傷兵的呻吟,回蕩在 已經成了廢墟的城市上空。
站在望龍城殘缺不全的城墻上,遙遙可以望見天京城龐大的輪廓。
那里是強大帝國的心臟,敵人最頑強的據點。
在天京后面,敵人有著廣闊的縱深和腹地,而更后面,又是一個強大的帝國: 孔雀王朝。
青龍太子心有余悸:為征服天下,爭霸大陸,自己還要經過幾次像望龍這樣 的血戰呢?
戰局風云突變,烽煙彌漫,修羅東下,進逼天京,安逸三百年之久的神鷹帝 國都城,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大浩劫。在這帝國生死存亡的時刻,而遙遠的北方風 城,那里的人民也感受到強烈的戰爭氣氛……
第102章拉皮條
自從西天城淪陷,修羅族東下的消息傳到風城后,風城的民眾突然發現,新 任的城主大人有了大動作,不僅開始不限制的招兵賣馬,還招聘大量的民工石匠, 搞起了城防建設,擴建城墻。
原本風城只是一個小城,不僅面積小,四周的城墻都不能算是城墻,大多是 土墻壘成,高不過丈余,還沒有護城河,這樣的城墻若要是有敵軍來攻,敵軍不 需要架梯,只需一個沖鋒便能破城而入,根本沒有多大的阻擋作用。
而如今,風城的民眾驚訝而欣喜地看到,偉大的城主大人下令拆除原來的城 墻,將城墻的址地向外推移了二十多里,城墻所用的石料全是堅固的花崗石和巖 石,不僅如此,城墻周圍開挖河道,建起了護城河,據說是要引藍河之水。
這可是一個相當之浩大的工程,如果真要建成了,那風城可不只是一個小城 了,大城算不上,中等城市的規模是有的。但要完成這樣一個浩大的工程,所耗 費的人力、物力、財力將是無比巨大的,何況風城人口并不多,所需的工匠都得 從外地招。好在武天驕征服了魔獸森林的異族和西穆瑪雅山脈的士著部落,能夠 獲得大量身體強壯的廉價勞工。
另外,運輸石料、物資等,經武天驕馴化的大量魔獸簡直是免費的勞工,它 們完全能夠在人的指揮下,完成各種艱巨任務,所起到的作用甚至遠遠勝過勞工。
熊毅是這次建城的總指揮,每天起早貪黑,夜以繼日地工作。而作為城主大 人的武天驕,則每天窩在城堡里,幾乎不見蹤影,不知道的人以為他在忙政務, 日理萬機。只有他身邊的人才知道,武天驕哪是在忙什幺政務,而是在忙著給眾 多的美女開苞,一晚九女,夜夜春霄。
這已經是第五天了,在過去的五個晚上,武天驕一共吸取了四十五個美女的 處子元陰,這四十五個美女之中,除了九天圣母十三師徒之外,其余的都是新招 收進來的合格美女護衛,她們大多是沖著豐厚的薪金和高級魔獸坐騎而來的,誰 也沒有想到,風堡招收美女護衛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們的目的是達到了,卻 也因而成了武天驕的「鼎爐」「奉獻」出了處女身。
要讓這些新招進來的合格美女護衛們主動「獻身」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對 付她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像對付九天圣母師徒她們那樣,讓她們神不知,鬼不覺 地服下「清酥散」如此一來,任她們功力如何的深厚,性情如何的兇悍,到了床 上,也唯有被武天驕乖乖擺布的份,個個被武天驕霸王硬上弓的開了苞,奪取處 子貞紅,被奸得丟盔棄甲,元陰狂泄,如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
自從貼出招收美女護衛的通告后,每天來風城的美女一下子驟增了。美女是 增多了,但風堡招收的合格美女護衛卻十分之少,五天下來,合格的美女也僅招 收到了三十六人,不過,修為達到平武八級的美女護衛倒招收了不少,有五六十 人之多,武天驕將她們統統收進了九龍玉鐲空間,讓她們服用助長功力的血靈丹, 借助神石練功,希望她們能在幾天之內,功力上一個臺階,達到合乎「鼎爐」的 條件。
當然,這些借助靈丹和神石之效的美女們,即使達到了「鼎爐」的條件,也 比不上那些靠自身努力修煉到平武九級修為以上的美女們,非到迫不得已,武天 驕一時還不想開采她們的元陰,現如今,合格的美女護衛快用完了,迫使得武天 驕和他那幫助紂為虐的女人們,將主意打向了桃源客棧的那伙來歷神秘的「女軍 人」……
武天驕他們已經從九天圣母師徒那里得知了客棧那伙女軍人的來歷,起初, 九天圣母倔得很,怎幺也不說出此次護送的雇主身份。可她不說,并不代表著她 的二十弟子不說,在蕭瓊華等女的軟硬兼施下,她們最終說出了這伙女軍人的來 歷。
誰也沒有想到,居住在桃源客棧的這伙女軍人,赫然是竟然是來自孔雀王朝 的雪羽軍團的「雪羽鳳衛隊」素知「雪羽軍團」是孔雀王朝的最精銳部隊,而雪 羽鳳衛隊則是雪羽軍團統帥東方雪的女護衛隊。雪羽鳳衛出現在風城,她們的所 護衛的主人理所當然的是雪羽軍團統帥,東方雪。
東方雪竟然來到了風城,這讓武天驕他們十分意外。緣于東方雪的身份特殊, 不管她來到風城是何目的,武天驕都不想冒然得罪她,這可關系到兩國的政治問 題,緊張關系。
如今修羅部族入侵,神鷹帝國風雨飄搖,朝不保夕,若是再得罪了東方雪, 得罪了孔雀王朝,孔雀王朝再從南疆出兵,與修羅軍夾擊神鷹帝國,那后果是極 其嚴重的。
武天驕雖然不是什幺愛國人士,卻也知道戰爭是殘酷的,不管戰爭的最后結 果是什幺,受苦受難的始終是平民百姓。他可不能為了一已之私,而將孔雀王朝 的軍隊再拖進來。
可如今合格的「鼎爐」已近枯竭,黑暗魔獄的黑暗圣女花艷娘所答應的二十 七名處子鼎爐遲遲未來,風城現在除了東方雪的雪羽鳳衛,又到哪里去找合格的 「鼎爐」經過與劍后、太陰神女、三音圣母和蕭瓊華等女一番商議后,武天驕決 定先禮后兵,向東方雪「借」雪羽鳳衛一用。如若不成,那只有另想他法了。
既然要「借」自然得要有說客,說客的最好人選無疑是九霄宮的大圣母,九 天圣母。
現在的九天圣母儼然變了一個人似的,讓她轉變的原因并非是弟子蕭瓊華的 背叛,也不是失身于武天驕,而是緣于風堡里的幾位圣級女強者。
如果劍后、太陰神女和三音圣母讓九天圣母感到震憾,那她見到青靈圣母后, 就震驚了。小小的風堡,居然聚集了如此多的圣級高手,九天圣母想不明白,武 天驕何以有那幺大的本事,就連乾坤宮的大圣母青靈圣母也成了他的女人?僅僅 是因為他的床上功夫好嗎?
聽武天驕要「借」東方雪的雪羽鳳衛一用,還要自己做說客,九天圣母氣樂 了,但終究是拗不過蕭瓊華等弟子的軟磨硬泡,勉強點頭答應了,心中悲苦: 「想不到我堂堂的九霄宮大圣母,竟然淪落到了這般田地,給人拉皮條!」
現在,九天圣母業已知道自己失身的因由,知道武天驕為了化解身上的幽冥 死氣,需九十九個內功深厚的處子元陰,而自己則是第一個,也難怪蕭瓊華不惜 出賣自己的師父,將師父獻給自己的夫君。
九天圣母帶上廣虛、廣清兩個弟子出了風堡,前往桃源客棧作說客。在路上, 九天圣母不時地想起自己和蕭瓊華的師徒關系,尤其是想起那晚欲仙欲死的極樂 銷魂滋味,那種種羞人的動作和姿勢,她就感覺臉上發燙,渾身發熱,心中羞愧: 「我怎幺想那事,不要想,不要想……」
可越不要想,愈是揮之不去。
師徒三人可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束發高挽,長發飄飄,身穿三色的九霄云 袍,尤其是九天圣母端莊肅穆,懷抱拂塵,是那樣的神圣威嚴,仙風道骨,引得 街上的行人紛紛注目,不少男人看直了眼。
正當九天圣母來到桃源客棧門口的時候,打從客棧里走出了一人,與她們師 徒迎面碰個正著。
從客棧出來的是一位身材高挑、面貌十分冷艷的健美女郎,外罩雪白斗篷, 內披亮銀軟甲,足底云靴,腰間佩掛著三尺青鋒寶劍,手上牽著一匹神駿的白馬, 顯得威風凜凜,英姿颯爽。
九天圣母師徒三人認識,這女子正是雪羽鳳衛隊的隊長,許雪瑛。
「咦!雪瑛隊長,你是要到哪里去?」
廣虛脫口問道。
看到九天圣母師徒三人,許雪瑛微微一怔,隨即微笑道:「我這是給……主 人送請帖去!」
說著,一揚右手。九天圣母師徒這才發現她手上拿著一封請貼。
「請帖!」
九天圣母訝然道:「你們主人是要請誰啊?」
「當然是……」
話未說完,許雪瑛猛地驚覺,微笑道:「我這是去風堡,圣母,好幾天未見 您,您精神了不少。趕快進去吧,我家主人早等著您呢!」
說罷,飛身上馬,疾馳而去。
瞧著許雪瑛離去的背影,廣虛若有所思地道:「師父,看來不用您勞神費力, 東方雪自己已經去請武……他了!」
九天圣母眉頭輕蹙,深沉地道:「為師一直弄不明白,東方雪她大老遠的跑 來風城,到底是為何而來?她讓手下將請帖送去風堡,難道……她此行的目的是 武天驕?」
「我看多半是!」
廣清道:「不然,她怎幺會讓人去請武天驕。師父,我看東方雪多半是為武 天驕而來?」
九天圣母凜然道:「她為什幺而來,這不是我們該知道的!是了!等會見了 東方雪,你們兩個給為師注意點,不要亂說話,更不要給她看出什幺來?」
廣虛和廣清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個怪異的眼神,廣虛輕笑地小聲道:「師 父,您怕東方雪看出什幺呢?我們現在可都好了,沒像前幾天走路一扭一擺的! 師父,您不用擔心!」
這話就出來,可讓九天圣母羞紅了臉,輕罵道:「兩個死丫頭,沒大沒小的, 敢取笑起為師來了,討打是不!」
口中這樣說,可想起這幾天的窘境,她是無地自容。
自那天晚上的事情發生后,九天圣母師徒等人不得不留在風堡「養傷」幾乎 是臥床不起。她們師徒整整在床上養了三天,才能下地走路,每走一步路都小心 翼翼的,生怕牽動傷處。
想起這幾天的窘態,九天圣母又羞又愧,對武天驕恨得牙癢癢的,心中暗罵: 「小子,你壞了本圣母的貞潔,還要讓我幫你扯皮條,我豈能饒你!你等著,早 晚我讓你知道為惡的下場!」
第103章東方雪
不知不覺間,九天圣母師徒三人已經來到桃源客棧后的天字七號別院。這客 棧后的別院分為天字、地字兩個級別,天字級別的別院價格較高,居住一晚的價 碼不下五六百金幣,即是地字別院居住一晚也要三四百金幣,即是如此的昂貴, 這里的每座別院幾乎每天都有人居住,供不應求。
天字七號別院的院門口,左右站立著兩個雪羽護衛,她們面貌皎美,身材高 大,腰桿挺著筆直,加上一身的雪白勁服,站在哪里如同兩座冰峰一樣,是那樣 的冷艷,孤傲不群。
看到九天圣母師徒三人的到來,兩雪羽女衛微微頷首,側身作了一個向里請 的手勢。其中一人道:「圣母,您怎幺到現在才回來?我家主人等您都等得急了!」
「我們師徒去拜訪了一位朋友,我和那位朋友多年不見,彼此有說不完的話, 因而,她留本修多住幾日!」
說起謊來,九天圣母臉色有些窘紅,心中羞愧:「出家人不打誑語,我倒打 起誑語來了!」
見九天圣母臉色發紅,兩名雪羽女護衛都有點詫異。九天圣母心中有些發虛, 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腳步,進入了院中。正好迎面走來了一人。
走來的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出頭的華服公子,生得面如冠玉,唇紅齒白,柳葉 彎眉,下配一雙勾人魂魄的鳳目,身材也十分的高,配上完美的體形,一身手工 精細的華服,絕對稱得上是玉樹臨風,端的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絕世美男子。
特別是他的眼睛中似乎含著一絲奇異的神采,十足一個懷春少女的夢中情人。
「圣母,您們可來了!」
華服公子笑說著快步迎了上來,聲音十分的細柔嬌脆,又有點嫵媚之氣,讓 人一聽,便知道這哪是什幺公子,分明是女扮男裝的雌貨。
「東方琴小姐,你姐姐在嗎?」
九天圣母含笑說著,有意無意地上下打量了對方兩眼。
對于這位自稱是東方雪妹妹,名叫東方琴的女人,她是一直感到疑惑,據她 所知,東方雪沒有一個叫東方琴的妹妹,東方世家也沒有「東方琴」這幺一個女 人,她究竟是誰?
「在!這幾天,我和姐姐一直在等圣母回來呢,您們要是再不回來,我們就 要出去找了!」
東方琴微笑道。
隨著東方琴進入了屋子,屋子里有著數位長身玉立的銀甲女護衛,看到東方 琴她們進來后,紛紛躬身施禮。而東方琴理也不理,逕自領著九天圣母往內室走 去,內室中,一位美麗女子端坐案前沉思,在白色的羅服外面,她披著一身雪白 的披風,眉目如畫,白衣勝雪,美麗耀眼得讓人不敢正視。在她案前擺著一封書 信,一把線條流暢的寶劍出鞘一半地斜倚在案邊,劍身上隱隱發出鋒利的黑光, 讓人感覺這定是一把殺人無數的上好寶劍。
在她腳邊擺著一個香爐,冉冉升起了一縷白煙,室中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讓人聞之心曠神怡。
佳人與寶劍,美麗與殺戮,一瞬間,這些極端矛盾的感覺卻是如此融洽地呈 現在九天圣母師徒面前,那情形實在太美了,九天圣母她們都不忍心出聲破壞這 份難得的美好安馨感覺,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她就是孔雀王朝的第一女將,雪羽軍團的統帥,東方雪。
聽到了門簾響動的聲音,東方雪從容地收起書信,抬起頭,她看到了立在門 口的九天圣母,不禁忽地站了起來,欣喜地道:「圣母,您可回來了!快!快請 坐,別站著!」
「本修不在的幾天,讓東方姑娘掛念,本修真是過意不去!」
九天圣母一邊客套,一邊在案前左側的茶幾座上坐下,廣虛和廣清自行站到 了她身后。雖然她們也是九霄宮的高人,但在師父面前,顯然是沒有她們的座位, 只能尊師重道地站著。
東方琴則站到了東方雪的身邊,像是有所發現,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九 天圣母師徒,對東方雪道:「姐姐,你有沒有發現,圣母和兩位修士比起幾天前, 似乎精神了不少?」
東方雪瞅了九天圣母師徒一眼,微微頷首,認同地道:「瞧三位臉色紅潤, 滿面春風,想來這幾天在外面過得十分愉悅。上次圣母跟我說去拜訪一位朋友, 不知這位朋友是何方高人?能否介紹我認識?」
「呃!這個……」
九天圣母禁不住臉上發燒,紅艷艷的,愈發的嬌艷迷人。她羞澀地道:「東 方姑娘,上次……本修只是隨口一說,其實本修并非是看望什幺朋友,而是去探 望我的一個弟子!」
「弟子?原來圣母在風城這等小地方還有弟子,看來圣母的弟子桃李滿天下 啊!」
東方雪恍然道。看到九天圣母紅艷的臉,不禁有些失神,心中疑惑,不明白 她何以這般怪異的表情?哪像是什幺圣母娘娘,倒像是十六七歲的少女般害羞。
廣虛和廣清也發現師父的窘態,生怕她露出什幺馬腳,廣虛趕緊走出一步, 從容地微笑道:「東方將軍,其實我師父的弟子并不多,也就三十多個弟子。這 次我們來到風城,正好有個師妹也在風城,因而師父和我們也就順便去探望了那 個師妹!對了,東方將軍,我們剛進來的時候,瞧你愁眉不展的,是不是遇到什 幺重大的事了?」
「廣虛修士所言甚是!」
東方雪面容一整,肅然道:「不瞞三位,我剛剛收到從天京傳來的消息,綿 陽戰役發生了巨大變化,戰局急轉直下,修羅大軍已經突破了綿陽防線,勢如破 竹,直搗天京!現在的天京城,岌岌可危!」
啊!饒是九天圣母和兩位弟子定力再高,也不禁駭然變色,吃驚萬分。九天 圣母愕然道:「怎幺會這樣?神鷹帝國的軍隊怎幺如此不堪一擊?竟讓修羅軍突 破了防線?」
「倒不是神鷹軍隊不堪一擊,而是神鷹軍隊的將領中,出現了叛國投敵的叛 賊!」
東方雪眼神中透著寒光,眉宇間一片殺氣,凜然道:「根據天京傳來的消息, 修羅軍之所以能夠突破綿陽防線,并非修羅軍隊有多強,而是神鷹塞澄城的守將 程有成叛國投敵,投靠了修羅人,將塞澄城拱手讓給了修羅人。以致整條防線出 現了大缺口,修羅軍長驅直入,進逼天京。哼!像程有成這樣的叛國之賊,這要 是出現要我孔雀王朝,非殺之不可。」
「貪生怕死,置國家與人民于不顧,投敵賣國,這樣的無恥奸賊該千刀萬剮, 凌遲處死!」
東方琴也輕哼地道,咬牙切齒,顯得憤憤不平。
廣清聽了不禁笑道:「兩位女將軍,修羅帝國和神鷹帝國打得你死我活,那 程有成叛國投敵,該不該死的,與我們有何干系?我們可都是孔雀王朝的子民!」
「話是這幺說的!」
東方雪嘆息道:「廣清修士說得不無道理,修羅帝國和神鷹帝國你死我活, 表面上似乎與我們孔雀王朝沒有關系,我們可置身事外,坐山觀虎斗。可我們要 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修羅帝國真要是滅亡了修羅帝國,那下一個要滅亡的國家, 將是我們孔雀王朝!」
聽她這幺一說,九天圣母師徒都不禁心頭凜然,廣清愕然道:「東方將軍的 意思是……修羅帝國要滅亡神鷹帝國,也要滅亡我們孔雀王朝?他們有那個實力 嗎?」
「有沒有那個實力,我不知道!」
東方雪莊嚴肅穆地道:「可我知道,修羅皇此人野心勃勃,早有一統大陸, 稱霸天下的雄心壯志。這次他拿下了修羅人百年未曾攻下的西天城,大舉揮軍東 下,想來他也知道,現在正是神鷹帝國最虛弱的時候,欲以雷霆之勢,攻下天京, 摧毀神鷹人的抵抗意志,繼而迅速占領神鷹帝國全境,不給神鷹朝廷喘息之機! 修羅皇,他是絕不會放過此等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即使舉傾國之兵,他也非滅 神鷹帝國不可!」
「如此說,神鷹是要亡國了?」
廣虛蹙額道。
「亡不亡國,要看接下來的戰爭走勢!」
東方雪蹙眉道:「神鷹帝國地大物博,人口是修羅帝國的幾倍之多,修羅皇 想要滅亡神鷹帝國,占領神鷹帝國全境,恐怕沒那幺容易!我所擔心的是,神鷹 人之中,是否還會出現吳德、程有成那樣的賣國賊子?真要如此,那可真是神鷹 人的不幸!可惱本帥此次來風城,選得時間太不是時候了,我怎幺也沒有想到修 羅人會拿下西天城!」
說著,搖頭嘆息不已。
聽東方雪這幺一說,九天圣母心頭一動,淡然道:「東方小姐,本修有一個 疑問不知當不當問?」
「圣母,您有什幺問題盡管問便是,有什幺方不方便的!」
東方雪含笑道。
「東方小姐,你是一軍之統帥,如非是有重大事情,你是絕不會離開本國, 來到敵國的!」
九天圣母凜然道:「只是本修不明白,你為何不遠萬里地來到風城?這風城 有什幺值得你來此的?」
「這個……」
東方雪神色微微一變,略微沉吟了一下,嘆息道:「不瞞圣母,我此次來風 城,一是游玩,見識一下魔獸森林里的魔獸。二是要找一個人,這個人曾是我們 孔雀王朝的將軍,自從十幾年前來到神鷹帝國北方后,就失了蹤。及至最近,我 才得知他一直在風城!」
哦!九天圣母恍然道:「那找到這個人沒有?」
「找到了!」
東方雪微笑道:「我已經讓許雪瑛去請了,相信他很快便會來到了!對了, 圣母,怎幺不見您的另外十個弟子?她們沒有回來嗎?」
聽她一問,九天圣母心頭一跳,這才想起此來的目的,看了看身后的兩個弟 子,廣虛會意地道:「東方將軍,我那幾個師妹就居住在我小師妹那里,如果你 有需要她們的話,隨傳隨到,她們就離此地不遠!」
「東方姑娘,本修有件事想和你單獨商量一下?」
九天圣母厚著臉皮,說出了請求!心中羞愧:「本修是丟人丟到家了,我一 個堂堂的武林圣母,居然給別人游說那樣的事!」
第104章嗜好本性
看到九天圣母古怪神秘的表情,東方雪微微錯愕,當即讓東方琴離開。見此, 廣虛和廣清也退出了內室,室中只剩下了九天圣母和東方雪。
「圣母,現在只有我們兩人了,你有什幺事要和我商量?」
東方雪道。
「東方……姑娘!」
九天圣母的臉色禁不住再次紅了起來,甚是難為情地道:「這件事……都不 知道該怎幺向你開口,如果說得不對,你可不要見怪!」
「圣母,你有什幺話就說便是,有什幺見怪不怪的!」
東方雪笑道:「在你面前,我是晚輩,只要你有什幺要求,只要晚輩能辦到 的,定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東方姑娘如此說,那本修直說便是!」
九天圣母強忍著心中的羞意,緩緩地道:「東方姑娘,不瞞你說,本修這次 去看望我那個弟子,沒曾想,遇到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我那弟子的夫君…… 他中了幽冥死氣……」
「幽冥死氣!」
東方雪駭然變色,瞪大眼睛道:「那可是死神殺手的獨門絕學,你那弟子的 夫君……遭到死神的刺殺!」
「沒錯!」
九天圣母豁出去了,索性開門見山地道:「東方姑娘,既然你知道幽冥死氣 的厲害,我就直說了。我那弟子的夫君身中幽冥死氣,一身功力盡失,形同廢人。 但要化解他體內的幽冥死氣,恢復功力并不難,這就需要九十九個內功修為達到 平武九級以上的處子元陰,而風城地小人稀,一時到哪里去找九十九……」
「等一等!」
東方雪倏地擺手制止了九天圣母說下去,兩眼緊盯著她道:「圣母,你能否 告訴我,你哪個弟子到底是誰?是不是和風城城主武天驕有關?」
呃!沒想到東方雪反應如此之快,九天圣母一時愣住了,吶吶不知怎幺說才 好?
見此,東方雪有些明白了,格格一笑,道:「我剛來到風城,就發現風堡在 招收大量的美女護衛,而且都要內功深厚的未婚女性,這就讓我很起疑,只是事 不關己,也就沒去深究。可這幾天,我發現別院周圍多了很多的眼線,無時不刻 地在盯著我們,經過我們的反偵察,發現他們全是風堡的眼線,那時我就知道, 他們在打我們的主意,只是不知道他們具體要干什幺?現在聽圣母一說,我全明 白了,敢情風堡招收美女護衛的最終目的,是要奪取她們的處子元陰,來化解幽 冥死氣!」
九天圣母點點頭,道:「東方姑娘果然冰雪聰明,一點即透!事已至此,本 修實話實說,我的那個弟子即是風城城主的二夫人蕭瓊華,她的夫君武天驕身中 幽冥死氣,急需九十九個處子元陰,而他所招收到的女護衛數量有限,所以……」
「所以找我身邊的雪羽護衛是嗎?」
東方雪陰下了臉,有些不快地道:「圣母,看來你對你那個弟子還真是看重, 為了她,不惜干出青樓老鴇這樣的事來!莫非圣母認為,我會答應這樣的荒唐事 嗎?」
青樓老鴇?饒是九天圣母修養再好,也不禁氣往上涌,漲紅了臉,指著東方 雪道:「你……」
東方雪一撥她手指嬌笑道:「圣母,你不用動氣,我只好打個比方而已,沒 當你是青樓老鴇!我想,天下間還沒有你這樣美麗的青樓老鴇!格格!圣母,我 要是猜得沒錯的話,你和十二個弟子遲遲沒有回到客棧,是留在風堡『獻身』, 獻出你們的元陰來為那個武天驕化解幽冥死氣吧?」
「你……」
九天圣母忽地站了起來,怒視著東方雪,氣急萬分地道:「胡說八道,沒有 ……根本沒有的事!你不要胡說!」
她怎幺也沒有想到,東方雪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臉上帶著幾分輕浮,這與她 平時端莊秀麗、威嚴肅穆的神情截然相反,哪有半點統帥的樣子。
「格格……圣母娘娘,心虛了是不?」
嬌笑著,東方雪站了起來,慢慢踱步到九天圣母跟前,漫不經心地握住了她 的右手臂,道:「圣母娘娘,我有沒有胡說,你心知肚明!」
說著,已撩開了她衣袖,露出了雪藕般的玉臂,欺霜賽雪,膚如脂凝。
啊!九天圣母猛然驚醒,電閃般縮回了手,見鬼似的后退三步,緊張地盯著 東方雪,駭然道:「你……你要干什幺?」
「格格……」
東方雪嬌笑著道:「心虛了是不?圣母娘娘,你不用緊張,也不用怕,雖然 你手臂上的守宮砂沒了,但我東方雪是什幺人,知道什幺該說,什幺不該說。你 失去處女身一事,我是不會到處亂說的!」
九天圣母面紅耳赤,又羞又氣,愣在那兒,都不知該說什幺才好?偏偏東方 雪自顧自的說下去:「不過……我東方雪也是女人,這女人就話多,而且我這個 人好酒,遇上什幺知心的朋友,就坐下來喝酒,聊個不停,要是多喝了幾杯,酒 勁上來,一不小心說漏了嘴……格格!那圣母娘娘可千萬別見怪啊!」
「你……」
九天圣母氣往上涌,胸口血氣翻騰,幾欲嘔血,道:「你……到底想干什幺? 是在要挾本修嗎?」
「不敢!晚輩哪敢要挾堂堂的九霄宮大圣母啊!」
東方雪格格嬌笑說,一邊說,一邊靠近了九天圣母,右臂順勢摟住了九天圣 母的纖腰,張嘴朝九天圣母耳朵呵出一口香氣,呵氣如蘭,嬌嗲地道:「九天圣 母,你可知道,我東方雪最大的嗜好是什幺?我最大的嗜好就是美女,尤其像你 這樣身份尊貴、地位尊寵的圣母娘娘!」
說著,性感猩紅的櫻唇緩緩地張開,吻向了九天圣母珠圓玉潤的耳垂……
啊……就在東方雪含住耳垂的時候,九天圣母驚叫一聲,倏地推開了東方雪, 后退三步,盯著東方雪驚愕地道:「你……你……想不到你竟有這等嗜好?」
心中忽地一動,脫口而出:「原來你是神女宮的人!」
據她所知,天下間,同性女子相好的,唯有神女宮的那群變態女人。神女宮 和九霄宮作為孔雀王朝的兩大門派,相互可謂是知根知底,因而,東方雪一露出 本性,九天圣母立刻猜想到她是神女宮的人。只有神女宮這樣的門派,才會出東 方雪這樣的變態女人。
果然,東方雪沒有否認,嬌笑道:「圣母說對了,我東方雪的師門正是神女 宮!」
「你……你是誰的弟子?」
九天圣母凜然道:「是夜鳳影還是無情、絕情、斷情三位長老?哼……不對! 她們應該教不出你這幺厲害的弟子,你的師父到底是誰?」
東方雪櫻唇一啟,尚未說出話來,外面驀然傳來一陣腳步聲,門簾掀動,雪 羽護衛的隊長許雪瑛走了進來,躬身道:「小姐,你請得人已經來了!」
「他來了!」
東方雪神情一振,緩步到了案后坐下,道:「既然來了,就請他進來!」
說著,目光轉向了九天圣母,道:「圣母,你剛才所說的事,我會考慮的, 麻煩你暫時先回避一下,等我會見完了客人,再作定奪!」
聽她這幺一說,九天圣母知道來得客人不簡單,東方雪肯定是有什幺重要的 事情,當即隨著那許雪瑛走出了內室。當她走出廳門的時候,看見了一個熟悉的 人。許雪瑛對那人道:「我家主人請你進去!」
那人答應一聲,望了九天圣母一眼,也不答理,急匆匆地與她錯身而過,奔 進了屋里。
九天圣母忽地轉身,錯愕地望著那人的背影,心道:「那不是武天驕手下的 謀士熊毅嗎?他怎幺來見東方雪?難道……他就是東方雪要找的人?」
來得正是熊毅。他接到東方雪的請柬后,本不欲來,可東方雪似乎早料到了, 未雨綢繆,當許雪瑛掏出一封書信給了熊毅,熊毅一看之后,來不及通報武天驕 一聲,就立馬隨著許雪瑛來到桃源客棧的天字七號別院。
熊毅匆匆奔進內室,一眼瞅見案后端坐的東方雪,劈面就道:「你就是東方 雪?」
東方雪慢慢起身,上下打量了熊毅兩眼,悠然道:「不錯,我就是東方雪。 秦武王爺,你隱名埋姓的躲在風城十幾年,可真讓女皇陛下好找啊!」
「少廢話!」
熊毅紅了眼圈,從懷中掏出了書信揮舞著,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吼道:「告訴 我,這信是不是真的?我的家人都還活著?」
「當然是真的!」
東方雪從容不迫地道:「老王爺的筆跡,雖然過去了那幺多年,王爺應該不 難看不出來。女皇陛下宅心仁厚,勤政愛民,她并不像外界傳聞的那樣殘暴不仁, 排除異己,濫殺忠臣!當年,老王爺雖然處在女皇陛下對立面,處處與她作對, 但女皇陛下并不怪罪他,后來老王爺被捕入獄,明面上,女皇陛下處死了他,但 事實上,女皇陛下不僅未殺老王爺,就連其家人也一個都沒傷害,只是將他們安 置在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王爺,女皇陛下十分的想念你,這幺多年來一直在找 你,希望你能跟我回國,回到孔雀王朝,和老王爺他們團聚,那里才是你的家! 老王爺和老王妃非常想念你,你的弟弟妹妹們也都非常想念你!」
「父王他真的還活著?」
熊毅說不出的激動,兩手不住地顫抖。但他頭腦始終保持著清醒,將信將疑 地望著東方雪,道:「就憑這一封信……只怕未必能讓我相信你說得是真的?當 年我父王明明被押上了刑場……」
「那些都是替身!」
東方雪嘆息道:「哪些被砍掉腦袋的都是死囚犯易容而成的!當年,女皇陛 下之所以那幺做,也是為了樹立權威,震懾哪些懷有不臣之心的臣子!自女皇陛 下登位的十幾年來,將我們國家是治理的井井有條,國泰民安,這一點,人民是 有目共睹的!」
說話間,從懷中掏出了一物,遞到了熊毅面前。
那物是一支綠瑩瑩的蝴蝶玉釵,晶瑩剔透,在水晶燈的照耀下,泛著耀眼的 淡綠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熊毅一見之下,立馬搶過,又驚又喜,道:「這……是我王娘的玉釵!」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排行榜 最新地址發布,進入收藏,永久sxx02.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發布,進入收藏,永久sxx02.com

?

赢者得天下单双中特